107年精進佛三第3天開示


108.01.01


一心的訓練

單一所緣 — 阿彌陀佛


  現在是第三天的最後一支香,這三天,從早到晚都是念佛,是以一個境界拿住我們心的訓練。為什麼要這樣子?因為我們的心習慣在難以數計 難以想像 難以控制的境界奔馳打轉,就是想不要這樣,也沒辦法。假設我們已非常習慣於心的紛動而不覺疲累,對這三天的訓練就不會感到如何的可貴難得。假若已有些生活體驗,有些向內觀察的功夫,或者有一點感覺到 生命不僅是這樣過活,想讓自己更好 更清楚 更穩定 平安,對於以一境來定住我們心的訓練,就會感到很適合、很有興趣。


  我們心習慣在 你我他 吃穿 好惡 過去現在未來…數不盡的境界裡,尤其是追向自己喜歡的對象。吃有無盡的吃,穿有無盡的穿,總是有很想要的。如果習慣於這樣,而不覺忙碌得空洞乏味,有一天到生命盡頭,就會非常辛苦。境界太多,一心在多境裡打轉,心就難以穩定。我們的心生起活動只有一個焦點,若這個焦點換過那個焦點,那個焦點再換過另一個焦點,一個個焦點的浮起 代換,我們的心就忙碌起來了,這就是我們的習慣。我們三天念佛,佛念就是我們選定心投注的對象,就是我們選定的「一境」。這一境是要絕對的單一,又必要相續。換句話說,這當中沒有閒雜的念頭插進來,它是要工夫的。


  為什麼這一境要選阿彌陀佛,不選好吃好看的東西,因為那些會帶起我們搜尋追索 帶我們忙碌,帶我們逐漸滾下去。阿彌陀是一個佛的名號,是過去的法藏比丘,跟我們同樣在人的立場 感覺到生命的缺陷 空洞沒有意義,感覺到生命有更上層可努力的目標跟必要,所以發心修行。在殊勝願力的帶領下,透過他的修行,長劫的調伏 發心,最後智慧、慈悲、資具、善巧(對處理自己、對度化眾生)圓滿。佛菩薩是清淨為體,不會教我們有相待下 令心起落的困擾生起。將佛菩薩的「萬德洪名」納在心中,就等於在心上豎了一盞燈。心中有賢聖,生命就不會漂浮 沒有目標,就不會低俗不求上進。越能理解佛陀修行的種種困難,困難下的勇猛精進,和勇猛精進下的段段證量功德,就會恭敬嚮慕。儘管我們今天還是很麻煩,還是煩惱深重,愚痴沒有智慧,可是我們會想要努力學習跟他一樣,會生起向上、向善、向解脫的意願,這就是為什麼選阿彌陀佛做三天單一境界,心投注對象的原因。


  如果 在座有慢慢生起了很想用功的心,就請開始建立方向,開始用心。但不論怎麼想用功,都只能抓住眼前這一念,只有當前這一念才有行動的可能性。而每個剎那心的活動,都只能一念,持續地重覆這一念,持續得清楚,重覆得穩定,工夫就逐漸增長。現在,就請大家攝念收心,專注一意地隨我提起這一念 —— 南無阿彌陀佛。
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108.12.28 念佛調心 — 佛念住 此刻已是佛三第二天的尾聲,昨天說四聖諦的第一諦 — 苦聖諦(苦的事實)。這苦是就有情的身心來說,尤其是有情當中的人類。人的身心活動複雜,太多眼下、耳下…感官觸對下的可樂不可樂境,都強烈地左右著人,因此,人的苦痛特別多。要能撇下這些干擾,朝清淨莊嚴的方向生心的,畢竟是人中的極少數。人因為感覺細膩,便容易陷落愛憎,雖叫苦連天,卻不想遠離,既撤不出距離,哪能發起

108.12.27 生命的艱辛 — 苦諦 現代人,比較不是衣食不足,生活過不去。倒是太多人,衣食無缺,而心難平安。時代風潮,洋溢著〝只要我願意,沒什麼不可以〞的氣息。過度偏差的個人主義,引發超常病態的自我膨脹,從個人到社會,對錯不分,是非混亂。若問,這是怎麼回事?佛法說,這是共業的“苦”的世間。 經說:「十方諸佛以苦為良師。」因為知〝苦〞,可令人生起離苦的警覺性,引人另闢莊嚴高貴的人生大道。常有人

107.12.31 一心的訓練 攝念 — 所緣的單一相續 昨天,談一心的訓練,提到隨境生心與引心向境,兩個同是心的活動,但因生起的角度不同,它們的效果作用也不一樣。隨境生心,心是被引動而發起的,啟動的主宰力量來自外在,心是被牽扯支配的。而數不盡、難預料的人生境遇,心老是被境界支配牽扯無法作主,人肯定是不得自在,辛苦連連了。相對的,引心向境,心的生起,來自個人覺知力的選擇 — 範疇指示下的選擇,它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