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8年精進佛三第1天開示


108.12.27


生命的艱辛 — 苦諦


  現代人,比較不是衣食不足,生活過不去。倒是太多人,衣食無缺,而心難平安。時代風潮,洋溢著〝只要我願意,沒什麼不可以〞的氣息。過度偏差的個人主義,引發超常病態的自我膨脹,從個人到社會,對錯不分,是非混亂。若問,這是怎麼回事?佛法說,這是共業的“苦”的世間。


  經說:「十方諸佛以苦為良師。」因為知〝苦〞,可令人生起離苦的警覺性,引人另闢莊嚴高貴的人生大道。常有人問:「如何能看到苦的存在?」每聽到這問話,直覺的是,問者心中自覺不自覺的,存在著太多可樂的目標。只要他的可樂目標未勘破,我說再多的世間苦味,他是感覺不到的。怎麼看到苦,來自於生活體驗的充分不充分,深刻不深刻,當然必要的是正確不正確,這都影響著人,對世間著眼點的角度與深度。一個人沒有真正經驗到,經驗中正確觀察的明白,語言的說明是不可能親切的。


  舉例說,每個人都有不足與過失,遭遇也可能如意或不如意,過失不足必叫人出紕漏,境遇的好壞也令人忐忑不安。但不自覺地湧自內心的無數〝想要〞,很快就掩蓋了人的紕漏,也迅速地拂去曾有的不安,心持續地忙碌又盲目而衝動,不到非常時刻,是停不下來的。就是這盲目的衝動,使人無力冷靜,沒辦法清晰正確地觀察感受,以致於已在苦中煎熬而不自知。當然,這〝不知〞又是眾苦的根源,也是苦中最辛苦的苦相。


  再說深刻一點,生老病死,我們都耳熟能詳,可是遇上了,卻多難以平靜承擔。因為我們久習慣於熟悉的存在,久熟悉於習慣的擁有,以致對變化消逝下的結果,感到恐懼而惶然。其實,時間帶出的存在,起點就是〝生〞,而時間繼續推動,拉灑下來的一站站變化,便是〝老〞、〝病〞乃至〝消失〞或〝死亡〞,這都是從生的變化,牽扯出來的必然過程。老病就是生的苦,變化就是老,變化中現出不協調就是病。看清楚,生命本質就是變化的存在 —— 相續無休止的變化。不論物質的、精神的、自然的、人事的…都在變化裡存在,沒有一樣不在變化之中。相關於生命的來去、禍福的消長,佛陀有無盡的善巧解說,但總的點出,存在是相續變化下的存在,確是一致的事實。事實是確定的,不論來自佛說的真實,或我們見聞經驗下的確定。儘管如此,凡夫的我們,境界現前時,畢竟是情難以堪的。不管是人事得失、榮通禍福,或是老病以至於瀕死,都是苦的極致,苦的究竟真實。它是我們的生命課題,也是我們學佛人的終極功課。


  念佛要念得好,對身心及身心所對的存在真實,一定要有親切明白下的決定力量。決定什麼?決定它是變化不停,決定它是苦的存在。如此,在六根對境間,才能稍許撤出距離,才能稍許理性平靜,也才能醒覺而用功學佛。這三天,我們聚集一堂,攝心念佛,為的便是要培養清明定力,以觀察生滅變化,終而開發無漏智慧,穿透生死兩邊,達到究竟解脫。現在,就請大家端身正坐,攝念收心,恭敬專一地隨我稱念 — 南無阿彌陀佛。
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108.12.28 念佛調心 — 佛念住 此刻已是佛三第二天的尾聲,昨天說四聖諦的第一諦 — 苦聖諦(苦的事實)。這苦是就有情的身心來說,尤其是有情當中的人類。人的身心活動複雜,太多眼下、耳下…感官觸對下的可樂不可樂境,都強烈地左右著人,因此,人的苦痛特別多。要能撇下這些干擾,朝清淨莊嚴的方向生心的,畢竟是人中的極少數。人因為感覺細膩,便容易陷落愛憎,雖叫苦連天,卻不想遠離,既撤不出距離,哪能發起

108.01.01 一心的訓練 單一所緣 — 阿彌陀佛 現在是第三天的最後一支香,這三天,從早到晚都是念佛,是以一個境界拿住我們心的訓練。為什麼要這樣子?因為我們的心習慣在難以數計 難以想像 難以控制的境界奔馳打轉,就是想不要這樣,也沒辦法。假設我們已非常習慣於心的紛動而不覺疲累,對這三天的訓練就不會感到如何的可貴難得。假若已有些生活體驗,有些向內觀察的功夫,或者有一點感覺到 生命不僅是這樣過活,

107.12.31 一心的訓練 攝念 — 所緣的單一相續 昨天,談一心的訓練,提到隨境生心與引心向境,兩個同是心的活動,但因生起的角度不同,它們的效果作用也不一樣。隨境生心,心是被引動而發起的,啟動的主宰力量來自外在,心是被牽扯支配的。而數不盡、難預料的人生境遇,心老是被境界支配牽扯無法作主,人肯定是不得自在,辛苦連連了。相對的,引心向境,心的生起,來自個人覺知力的選擇 — 範疇指示下的選擇,它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