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9年佛七第五天開示 — 西方確指覺明妙行菩薩開示


  凡是修行之人要常正念修禪,深入不可思議慧。何言乎不可思議慧?了知心外無法,法法無名,直下纖塵不立,一念圓融,不可以思思,不可以議議,故名不可思議慧。依此妙慧,則心攝於微,攝無攝相。所謂攝無所攝,而不礙攝,名善攝心也。由心攝故,無事不辦。總而言之,無時無在而不心心流入,為念佛攝心之本,自然夙障冰消,定心朗現。或得三昧開發,契本妙心,庶無虛縻歲月,可以刻期進道。不然,今日明朝,來年後月,若作不作,欲前不前,保汝百年後,仍自目前行止,斷不能移易寸步也。慎之,勉之。

節錄於《西方確指覺明妙行菩薩開示》



各位師公、師父、各位蓮友:


  阿彌陀佛。剛剛我讀誦了西方確指覺明妙行菩薩的開示。菩薩教導修行人,必須常常修習不思議慧,如何是不可思議慧呢?不思議慧是對日常一切見聞覺知,清楚明白的見其非有實法,全是妄心所現,法法當下無一實義可存。行人對大千世界,廓然明白,見得的是心色無別,內外無差,融融無礙的境界。此情此境,不可以思惟推索,不可以言語論議,全是直覺親證,現量現觀。


  修行人發此不思議慧,則心攝於最極精微,泯除能所,捨離二邊,智力圓滿周遍,時時處處無不心心應合法界。到這地步,一切三昧現前,一切業障消除,一切事業成功。


  各位師公、師父、各位蓮友,人間幾十年,富貴也好,貧賤也好,享用豐足也好,窮倒困頓也好,若只為了生活而奔忙勞累,到最後生命裡掬不出一點真實可靠的東西,盡是酸甜苦辣的糟粕,尤其老病死亡臨頭,身心焦慮徬徨,再有萬貫家財,賢孝子孫,也只有孤單寂寞地離去。這樣的生命內容與過程,與牛羊雞豕有什麼兩樣,有什麼意義?難怪古人要說,立志不與草木同朽,只是怎麼個不朽法呢?有限的身軀終要敗壞,多變的心靈也時刻無依,如何真正的安身立命?


  如上面覺明妙行菩薩的開示,將現前的生命機會,精勤專注於智慧的開發與真理的實證,只有釐清了生命的目標,平息了內外蠢動與干擾,待雲淡風清,智慧成就,身心確實徹底地達於清楚與平靜,生命才能留下真東西,也才有真力用,才不辜負此趟人間走一回。


  世上有幾種人,一類聰明人,絞盡腦汁,給自己做最萬全的安排設計,吃穿享用,一應俱全。也努力教自己趕上時代,到頭來,卻弄得精疲力竭,而又一片茫然。在追逐與滿足間機械過日,卻不知活著為什麼?也不想歲月逝去,到最後將是如何難當?打拼奮鬥的結果,什麼都又擁有,就是把心丟了,甚至命也賠了,贏得來的是一串串業因與將來無窮的苦報,真是悔不當初卻為時以晚。


  另有一類更聰明的人,知道修行好,也肯定修行是發揮生命的最佳途徑,認真的問參與尋訪,學得了一套套觀念與習慣,可就是世間沒人可尊敬,沒一處可修行。〝哪裡是這樣?〞〝怎麼是那般?〞〝這不對。〞〝那不行。〞心底翻騰,見浪漫天,佛法的力用絲毫未得著,最後也落得處處生障,樣樣苦惱,不但修道不成,也恐信施難消。

最後,我們當如何呢?


  請將這一句阿彌陀佛總攝一切亂心,將這一句阿彌陀佛回勘一切煩惱,將這一句阿彌陀佛打下宿習驕慢,將這一句阿彌陀佛徹底折斷生死釣竿。


  同修們,用力吧!虔誠懇切地提起聖號,有朝一日,期能共證三昧,同登蓮邦! ── 南無阿彌陀佛!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108.12.28 念佛調心 — 佛念住 此刻已是佛三第二天的尾聲,昨天說四聖諦的第一諦 — 苦聖諦(苦的事實)。這苦是就有情的身心來說,尤其是有情當中的人類。人的身心活動複雜,太多眼下、耳下…感官觸對下的可樂不可樂境,都強烈地左右著人,因此,人的苦痛特別多。要能撇下這些干擾,朝清淨莊嚴的方向生心的,畢竟是人中的極少數。人因為感覺細膩,便容易陷落愛憎,雖叫苦連天,卻不想遠離,既撤不出距離,哪能發起

108.12.27 生命的艱辛 — 苦諦 現代人,比較不是衣食不足,生活過不去。倒是太多人,衣食無缺,而心難平安。時代風潮,洋溢著〝只要我願意,沒什麼不可以〞的氣息。過度偏差的個人主義,引發超常病態的自我膨脹,從個人到社會,對錯不分,是非混亂。若問,這是怎麼回事?佛法說,這是共業的“苦”的世間。 經說:「十方諸佛以苦為良師。」因為知〝苦〞,可令人生起離苦的警覺性,引人另闢莊嚴高貴的人生大道。常有人

108.01.01 一心的訓練 單一所緣 — 阿彌陀佛 現在是第三天的最後一支香,這三天,從早到晚都是念佛,是以一個境界拿住我們心的訓練。為什麼要這樣子?因為我們的心習慣在難以數計 難以想像 難以控制的境界奔馳打轉,就是想不要這樣,也沒辦法。假設我們已非常習慣於心的紛動而不覺疲累,對這三天的訓練就不會感到如何的可貴難得。假若已有些生活體驗,有些向內觀察的功夫,或者有一點感覺到 生命不僅是這樣過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