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9年佛七第四天開示 — 東林普度和尚開示


  當知直心深心大乘心,是菩薩淨土。肇法師曰:土之淨者,必由眾生﹔眾生之淨,必因眾行。行淨則眾生淨,眾生淨則佛土淨。此必然之理,不可差也。土無洿曲,乃出於直心,故曰直心是菩薩淨土。直心謂質直無諂,此心乃萬行之本。生法師曰:樹心種德,深固難拔,深心也。乘八萬行,兼載天下,不遺一人,大乘心也。此之三心,始學之行也。欲弘大道,要先直心,心既真直,然後入行能深,入行既深,則廣運無涯,此三心為之次序也。備此三心,次修六度,以至萬行。什法師曰:直心者,誠實心也,發心之始,在於誠實。道識彌明,名為深心。正趣佛慧,名大乘心。經云: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進、禪定、智慧,是菩薩淨土﹔四無量心、四攝法,是菩薩淨土﹔迴向是菩薩淨土﹔十善是菩薩淨土。如是寶積,菩薩隨其直心,則能發行﹔隨其發行,則得深心﹔隨其深心,則意調伏﹔隨意調伏,則如說行﹔隨如說行,則能回向﹔隨其回向,則有方便﹔隨其方便,則成就眾生﹔隨成就眾生,則佛土淨﹔隨佛土淨,則說法淨﹔隨說法淨,則智慧淨﹔隨智慧淨,則其心淨﹔隨其心淨,則一切功德淨。什法師曰:直心以誠心而信佛法也,信心既立,則能發行眾善。眾善既積,其心轉深,深心堅固,則不隨眾惡,棄惡從善,名調伏心。心既調伏,則遇善斯行。遇善斯行,則難行能行。難行能行,則萬善兼具,故能回向佛道,向而彌進,方便力也。方便之要有三,一善於自行而不取相,二不取證,三善化眾生。具此三者,則得淨土,土既清淨,則眾生純淨。眾生純淨,則與化主同德,故約皆淨也。諸經雖廣說淨國之行,未明行之階漸,今此詮明,至極深廣,不可頓超,宜尋之有途,履之有序,故說發行之迹,始於直心。直心即是真心,此心者,群生誰不有之,蓋自迷而不知不覺也。故六祖大師云:一念平直,即是彌陀,一念邪險,即是眾生。蓋以人居濁世,現行無明,口說直心,行多諂曲,溺於苦海,而不能出。是故佛慈愍彼,示之以方便,導之以念佛,伏彼亂心,令捨邪險而歸乎正真,即眾生而生淨土。所以寶王論云:清珠下於濁水,濁水不得不清﹔佛想投於亂心,亂心不得不佛。是以因念佛而顯直心,因直心而行眾善,行眾善而得佛土淨,豈非佛祖之方便智力乎。肇法師云:積德者故淨心,心淨則無德不淨。生法師曰:功行,則淨土之殊勝因也﹔功德,則淨土之殊妙果也。淨土因果,蓋是心之影響。故云,欲得淨土,必淨其心,所謂聲和響順,形直影端者矣。

節錄於《東林普度和尚開示》



各位師公、師父、各位蓮友:


  阿彌陀佛。剛剛諸位聽到的東林普度和尚的開示,對修行的關鍵。老和尚特別指示了三心,不論修習何種法門,是人天十善福業也好,是解脫的七科道品也好,甚或是四攝六度的菩薩行履也好,方便雖有多門,而門門卻都必備三心。和尚說:要修行必要先直心,心既真直而後行持才能深切,行持深切,工夫力用才能廣闊無邊。所以三心是一切修行的根本,是一切法門入道的關要。而三心又是隨次第而衍發開來的,具直心而後才能有深心,備深心而後工夫才得廣便,是則三心又以直心為上路的初階。沒有直心,深心、大心終修不成的,那麼什麼是直心呢?和尚說:直心是質直無諂曲之心,所謂直質無諂,質是本質,是真實不假的本來面目﹔諂是諂曲,是為某種目的與用意,有心虛偽地說出或做出令人歡喜滿意的言行。合起來說,質直無諂就是行人任何時候,在任何狀況,都不可為任何需要而粉飾偽裝自己的言行,以誑惑他人。所以和尚引鳩摩羅什的話説:「直心者誠實也。」發心的開始在於學習誠實,有誠實的心,而後修道才能步步深入。


  各位,我們既入寶山,有誰願意空手而歸。而若要修行有得,道果確證,則就務必遵從大德的開示,老實地建立直心的基礎,再從此求行持工夫的進步,則修道歷程就明朗,而工夫成就也必確定了。


現在就請大家,以最純正質直的心情,篤切清楚地隨我稱念 ── 南無阿彌陀佛!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108.12.28 念佛調心 — 佛念住 此刻已是佛三第二天的尾聲,昨天說四聖諦的第一諦 — 苦聖諦(苦的事實)。這苦是就有情的身心來說,尤其是有情當中的人類。人的身心活動複雜,太多眼下、耳下…感官觸對下的可樂不可樂境,都強烈地左右著人,因此,人的苦痛特別多。要能撇下這些干擾,朝清淨莊嚴的方向生心的,畢竟是人中的極少數。人因為感覺細膩,便容易陷落愛憎,雖叫苦連天,卻不想遠離,既撤不出距離,哪能發起

108.12.27 生命的艱辛 — 苦諦 現代人,比較不是衣食不足,生活過不去。倒是太多人,衣食無缺,而心難平安。時代風潮,洋溢著〝只要我願意,沒什麼不可以〞的氣息。過度偏差的個人主義,引發超常病態的自我膨脹,從個人到社會,對錯不分,是非混亂。若問,這是怎麼回事?佛法說,這是共業的“苦”的世間。 經說:「十方諸佛以苦為良師。」因為知〝苦〞,可令人生起離苦的警覺性,引人另闢莊嚴高貴的人生大道。常有人

108.01.01 一心的訓練 單一所緣 — 阿彌陀佛 現在是第三天的最後一支香,這三天,從早到晚都是念佛,是以一個境界拿住我們心的訓練。為什麼要這樣子?因為我們的心習慣在難以數計 難以想像 難以控制的境界奔馳打轉,就是想不要這樣,也沒辦法。假設我們已非常習慣於心的紛動而不覺疲累,對這三天的訓練就不會感到如何的可貴難得。假若已有些生活體驗,有些向內觀察的功夫,或者有一點感覺到 生命不僅是這樣過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