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3年佛三第二天開示 — 天如禪師淨土或問錄要


  或問一生造惡,臨終念佛,帶業往生,又無退轉,然則我且做世事,待臨終念佛,可乎?答曰:苦哉苦哉。賺自己,又賺天下僧俗男女,皆此言也。逆惡凡夫,臨終念佛,是夙有善根,故遇善知識而得念佛。此等僥倖,萬中無一。群疑論云,有十種人,臨終不得念佛。一、善友未必相遇,無勸念佛人。二、業苦纏身,不遑念佛。三、偏風失語。四、狂亂失心。五、遭水火。六、遇豺狼。七、惡友壞彼信心。八、昏迷致死。九、陣亡。十、墜高巖。此皆尋常聞見,不論僧俗,人皆有之,宿業所招,現業所感,忽爾現前,不容迴避。忽然遭著一種,便做手腳不得了也。知識活佛,救不得了也。便隨業向三途八難中受苦,到那時要聞佛名,不聞了也。直饒無此惡緣,好病而死,未免風刀解體,四大分離,如生龜脫筒,痛苦逼迫,怕怖慞惶,念佛不得了也。更饒無病而死,世緣未了,世念未休,貪生怖死,擾亂胸懷。又兼家私未明,後事未辦,妻啼子哭,百種憂煎,念佛不得了也。更饒未死以前,只些少病痛在身,未免忍疼忍苦,叫喚呻吟,問藥求醫,祈禱懺悔,雜念紛飛,念佛不得了也。更饒未病以前,只是年紀老大,衰相現前,困頓龍鍾,愁歎憂惱,向箇衰老身上,左安右排,念佛不得了也。更饒未老以前,正是少壯,稍或狂心未歇,俗務相關,東攀西緣,胡思亂想,業識茫茫,念佛不得了也。更饒清閒自在,有志修行,稍于世相照不破,放不下,把不定,坐不斷,些子境界現前,一箇主人翁隨他顛倒,念佛不得了也。你看老病之時,少壯清閒之日,稍有一事掛心,早是念佛不得,況臨終時哉,更道且做世事,你真癡人,說癡話,敢保你錯用心了也。

節錄於《元朝天如禪師淨土或問錄要》



各位師公、師父、各位同修:


  歷經了九二一地震災變,桃芝的風水威脅,還有SARS的疫情恐慌,很幸運的,我們都仍活下來,還能在此共聚一堂稱念彌陀名號。當這些災難發生在我們的周遭時,太不尋常的遭遇,多少引發了不尋常的警惕,由此也提醒了自己趕快念佛的念頭。然而事情過了,不知不覺竟又鬆懈了,久來更漸漸忘失了。因為古老的思考習慣,「來日方長,多的是機會」左右著我們的腦筋。可是,試想那些罹難者,之前不也正是這麼想的嗎?不知道他們遇難時,是否有機會念佛?更不曉得他們遇難時,有沒有辦法念佛?他們寄望於未來,等待於明天的習慣,不正和我們一樣嗎?


  每天都有不幸的事件發生,人人日常也難免一般的小小病痛,但這些卻引動不了我們沈浸在習慣平順中的安逸心情,也難生起生死迫切的精進道念。這又如何止得住隨境奔馳,追逐顛倒的狂妄心呢?或許有人會問:老病死還未到來,何必現在就要念佛?請問:如果平時沒有訓練培養,到時又怎會有功夫力量能夠念佛呢?現在提不起正念,臨終就真的提得起?眼前放不下,臨終難道就能放得下?


  所以我們要老實自問的是:為什麼今天我們要放棄當下可把握的機會不努力,卻去寄望那最後沒有把握的僥倖因緣。那不正是因循怠惰的老毛病嗎?也許過去生我們就是一個修行沒有成功的念佛人,一個信願不切,行持不紮實的念佛人,我們當如何檢省而慚愧啊!天如禪師的禪淨雙修,透徹的參悟,在明心見性之後,以過來人身份,開示我們攝心在一佛名,即是令心安住,使契合於清淨本性的善巧方便。禪師所道破的種種念佛不得了也,正是我們今生仍在輪迴的原因啊!我們是否還要重蹈覆轍,蹉跎時光,散漫放逸,一生生的繼續沈淪下去!同修們,今生有緣能共聚同修,又得再度聽聞念佛法門,是不是要好自慶幸,好自珍惜,而又好自珍重啊!現在就請大家放下一切妄想亂心,以最極懇切至誠之心,隨我音聲,高聲稱念 ── 南無阿彌陀佛!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108.12.28 念佛調心 — 佛念住 此刻已是佛三第二天的尾聲,昨天說四聖諦的第一諦 — 苦聖諦(苦的事實)。這苦是就有情的身心來說,尤其是有情當中的人類。人的身心活動複雜,太多眼下、耳下…感官觸對下的可樂不可樂境,都強烈地左右著人,因此,人的苦痛特別多。要能撇下這些干擾,朝清淨莊嚴的方向生心的,畢竟是人中的極少數。人因為感覺細膩,便容易陷落愛憎,雖叫苦連天,卻不想遠離,既撤不出距離,哪能發起

108.12.27 生命的艱辛 — 苦諦 現代人,比較不是衣食不足,生活過不去。倒是太多人,衣食無缺,而心難平安。時代風潮,洋溢著〝只要我願意,沒什麼不可以〞的氣息。過度偏差的個人主義,引發超常病態的自我膨脹,從個人到社會,對錯不分,是非混亂。若問,這是怎麼回事?佛法說,這是共業的“苦”的世間。 經說:「十方諸佛以苦為良師。」因為知〝苦〞,可令人生起離苦的警覺性,引人另闢莊嚴高貴的人生大道。常有人

108.01.01 一心的訓練 單一所緣 — 阿彌陀佛 現在是第三天的最後一支香,這三天,從早到晚都是念佛,是以一個境界拿住我們心的訓練。為什麼要這樣子?因為我們的心習慣在難以數計 難以想像 難以控制的境界奔馳打轉,就是想不要這樣,也沒辦法。假設我們已非常習慣於心的紛動而不覺疲累,對這三天的訓練就不會感到如何的可貴難得。假若已有些生活體驗,有些向內觀察的功夫,或者有一點感覺到 生命不僅是這樣過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