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年佛一開示 — 憨山大師示自覺智禪人

96.12.14


  佛言:「汝等比丘,每於辰朝當自摩頭」,此語最為親切。老人每每思之,吾佛慈悲,痛徹骨髓。常謂末法比丘,多所受用,安居四事種種供養,各各自謂所應得者,更不思我是何人,物從何來,為何而受,所以知恩者希,而報恩者少,特未一摩其頭耳。茍回光一摩其頭,則不覺自驚曰:吾為何薙除鬚髮,不與俗人為伍耶。茍知形與俗異,則居不敢近俗,身不敢入俗,心不敢念俗。如此則樂遠離行,不待知識之教,而自發勇猛,入山唯恐不深矣。又安忍混從市俗,縱浪身心,為無慚人,作無益行耶。


  自覺禪人,向住人間,來匡山,禮老人,願枯心住山,修出世行,老人因示之福慧雙修之行。修慧在乎觀心,修福在乎萬行。觀心以念佛為最,萬行以供養為先,是二者乃為總持。吾人日用一切,起心動念,皆是妄想,為生死本,故招苦果。今以妄想之心,轉為念佛,則念念成淨土因,是為樂果。若念佛心心不斷,妄想消滅,心光發露,智慧現前,則成佛法身。然眾生所以貧窮無福慧者,由生生世世,未嘗一念供養三寶,以求福德。直為生死苦身,念念貪求五欲之樂,以資苦本。今以貪求一己之心,轉而供養三寶,以有限之身命,隨心量力,供養十方。乃至一香一華,粒米莖菜,則如滴水入滄溟,一塵落大地,縱海有枯而地有盡,其福無窮,故感佛果華藏莊嚴,為己將來自受用地,捨此則無成佛妙行矣。禪人如生疲厭,當自摩頭,則自發無量勇猛也。

節錄於《憨山老人夢遊集卷八.示自覺智禪人》



各位師父、各位同學:


  大家阿彌陀佛。剛剛誦讀的是憨山大師給自覺智禪師的開示。令人深覺到老人對我輩剃髮染衣的出家弟子,是如何的剴切開示。教我們如何體念世尊日三摩頭的深意,如何意會出家與世俗的不同,又如何才能不辜負此身而得報佛恩。


  對日三摩頭,大師說:末法比丘,多所受用,安居四事,種種供養,各各自謂所應得者,更不思我是何人,物從何來,為何受用,所以知恩者希而報恩者少,特未一摩其頭耳。茍回光一摩其頭,則不覺自驚,曰:吾為何薙除鬚髮不與俗人為伍耶。

  對僧格的超俗,大師又說:茍知形與俗異,則居不敢近俗,身不敢入俗,心不敢念俗。如此,則樂遠離行,不待知識之教而自發勇猛,安忍混從市俗,縱浪身心,為無慚人作無益行耶。


  對如何能不辜負佛恩,大師更親切地指導福慧雙修之行,而說:修慧在乎觀心,修福在乎萬行。觀心以念佛為最,萬行以供養為先,二者是為總持。吾人日用一切起心動念,皆是妄想,為身死本。今以妄想之心轉為念佛,則念念成淨土因。若念佛心心不斷,妄想消滅,心光發露,智慧現前,便成就法身。而眾生所以貧窮無福慧,都由生生世世未嘗一念供養三寶,只為生死苦身,念念貪求五欲之樂。今以貪求一己滿足之心,轉而供養三寶,以有限之身命,隨心量力,乃至一香一華,粒米莖菜,都如滴水入滄溟,一塵落大地,縱海枯地盡,其福報皆可無窮。


  各位同修,我們都決志出家,堂堂僧相,可有如是日三摩頭,自省自惕?可曾生慚愧心,怕怖因果而立志用功?如古德所言,內勤克念之德,外弘不爭之法,迥脫塵世,冀其出離。是不是都認為受用當然,悠哉磋跎,而吃飽飯只知散心雜話,可有真心感佛恩德而勤修萬行?挑菜洗米,灑掃行堂,疊柴構屋,料理僧務可有時時事事心存慶幸念報佛恩?


  今日佛一,時將結束,懇請大眾,生起諸佛賢聖是何人也,我何人也,有為者亦若是之決志,勇猛發心,做真修行人!在此末後五分鐘,特請舉出身心全力,切切專精,隨我稱念 ── 南無阿彌陀佛!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108.12.28 念佛調心 — 佛念住 此刻已是佛三第二天的尾聲,昨天說四聖諦的第一諦 — 苦聖諦(苦的事實)。這苦是就有情的身心來說,尤其是有情當中的人類。人的身心活動複雜,太多眼下、耳下…感官觸對下的可樂不可樂境,都強烈地左右著人,因此,人的苦痛特別多。要能撇下這些干擾,朝清淨莊嚴的方向生心的,畢竟是人中的極少數。人因為感覺細膩,便容易陷落愛憎,雖叫苦連天,卻不想遠離,既撤不出距離,哪能發起

108.12.27 生命的艱辛 — 苦諦 現代人,比較不是衣食不足,生活過不去。倒是太多人,衣食無缺,而心難平安。時代風潮,洋溢著〝只要我願意,沒什麼不可以〞的氣息。過度偏差的個人主義,引發超常病態的自我膨脹,從個人到社會,對錯不分,是非混亂。若問,這是怎麼回事?佛法說,這是共業的“苦”的世間。 經說:「十方諸佛以苦為良師。」因為知〝苦〞,可令人生起離苦的警覺性,引人另闢莊嚴高貴的人生大道。常有人

108.01.01 一心的訓練 單一所緣 — 阿彌陀佛 現在是第三天的最後一支香,這三天,從早到晚都是念佛,是以一個境界拿住我們心的訓練。為什麼要這樣子?因為我們的心習慣在難以數計 難以想像 難以控制的境界奔馳打轉,就是想不要這樣,也沒辦法。假設我們已非常習慣於心的紛動而不覺疲累,對這三天的訓練就不會感到如何的可貴難得。假若已有些生活體驗,有些向內觀察的功夫,或者有一點感覺到 生命不僅是這樣過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