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年佛七第一天開示 — 憨山大師示西印淨公專修淨土


  近世士大夫,多尚口耳,恣談柄,都尊參禪為向上事,薄淨土而不修。以致吾徒好名之輩,多習古德現成語句,以資口舌便利,以此相尚,遂到法門日衰,不但實行全無,且謗大乘經典為文字,不許親近;世無明眼知識,卒莫能廻其狂瀾,大可懼也!大都不深於教乘,不知吾佛度生,方便多門,歸源無二之旨耳!


  世人但知祖師門下,以悟為上,悟心本意,要出生死,念佛豈不是出生死法耶?參禪者多未必出,而念佛者出生死無疑,所以然者,參禪要離想,念佛專在想,以眾生久沈妄想,離之實難,若即染想而變淨想,是以毒攻毒轉換之法耳。故參究難悟,念佛易成。若果為生死心切,以參究心念佛,又何患一生不了生死乎?


  惟此淨土法門,世人以權目之,殊不知最是真實法門?諦觀普賢以法界為身,修十大願,必指歸淨土。馬鳴傳心祖師,宗百部大乘,作起信論,究竟結歸西方。東土傳燈諸祖,雖不明言淨土,但悟心既出生死,不歸淨土,豈成斷滅耶?永明會一大藏,指歸一心,亦攝歸淨土。禪至中峯,時在季世,而極力讚揚西方。況此法門,乃本師無問自說,十方諸佛共讚,豈諸佛菩薩,諸大祖師,反不如今之業垢眾生而妄談耶?


  淨公中年棄愛出家,初參紫柏大師,授參禪之指;今於淨土一門,願修而未決,老人因謂之曰:此事不必問人,只看自家為生死心何如?若為生死心,如救頭然,志要一生取辦,譬若人患必死之病,有人覓還丹可救,一人授以海上單方,足以起死回生,只在病者有決定心,信此可服,更不必待覓還丹,只服此單方,頓令通身汗出,絕後方甦,是時始知其妙。但諦信此法,專心一志,至臨命終時,方自知其效耳,又何必問取他人?勉矣行之,決不相賺!

節錄於《憨山大師·示西印淨公專修淨土》



各位師父、各位同學、各位蓮友:


  剛剛誦讀的是憨山大師的開示。大師說:世人但知禪門以悟為上,而不知悟心的目的是為出離生死,而念佛法門,也是出生死的善妙法門。向來參禪的未必能了生死,而精誠念佛的人卻必定出生死無疑。所以如此,原因在參禪要離想,念佛則專在想。生死凡夫,從來就沈淪妄想,說離想何其容易。既不能離,若能以淨想代染想,以佛念代染念,以毒攻毒,點滴轉換,細密落實,久久即可漸漸脫出。大師說:參究難悟,念佛易成,要人真發生死心,以參究心念佛,不患生死不了。


  大師以明代的禪門大德之身,給我們作如是剴切的提示,是何等慈悲。但什麼是以參究心念佛?應是見色聞聲之間,毀譽得失之前,心中總頓住彌陀聖號,放下人我高山,止息愛憎情波,時時不忘彌陀,念念皈投依止。有事沒事,阿彌陀佛都靠得有力穩定,越靠越親切,越靠越分明。最後若與阿彌陀佛打成一片,如何了生死,便自有消息了。


  大師又說,若人生病服藥,要在病人有決定信心。修習淨業,也在諦信淨土法門。只要專心ㄧ志,不必狐疑問他人,現在就請大眾諸師,以最親切的一念,清楚有力地隨我稱念──南無阿彌陀佛!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108.12.28 念佛調心 — 佛念住 此刻已是佛三第二天的尾聲,昨天說四聖諦的第一諦 — 苦聖諦(苦的事實)。這苦是就有情的身心來說,尤其是有情當中的人類。人的身心活動複雜,太多眼下、耳下…感官觸對下的可樂不可樂境,都強烈地左右著人,因此,人的苦痛特別多。要能撇下這些干擾,朝清淨莊嚴的方向生心的,畢竟是人中的極少數。人因為感覺細膩,便容易陷落愛憎,雖叫苦連天,卻不想遠離,既撤不出距離,哪能發起

108.12.27 生命的艱辛 — 苦諦 現代人,比較不是衣食不足,生活過不去。倒是太多人,衣食無缺,而心難平安。時代風潮,洋溢著〝只要我願意,沒什麼不可以〞的氣息。過度偏差的個人主義,引發超常病態的自我膨脹,從個人到社會,對錯不分,是非混亂。若問,這是怎麼回事?佛法說,這是共業的“苦”的世間。 經說:「十方諸佛以苦為良師。」因為知〝苦〞,可令人生起離苦的警覺性,引人另闢莊嚴高貴的人生大道。常有人

108.01.01 一心的訓練 單一所緣 — 阿彌陀佛 現在是第三天的最後一支香,這三天,從早到晚都是念佛,是以一個境界拿住我們心的訓練。為什麼要這樣子?因為我們的心習慣在難以數計 難以想像 難以控制的境界奔馳打轉,就是想不要這樣,也沒辦法。假設我們已非常習慣於心的紛動而不覺疲累,對這三天的訓練就不會感到如何的可貴難得。假若已有些生活體驗,有些向內觀察的功夫,或者有一點感覺到 生命不僅是這樣過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