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年佛七第七天開示


各位師公師父、各位同學、各位蓮友:


  佛七已快結束,七日來的努力,不知大家阿彌陀佛親切些了沒有?這個佛七,我們著力地講努力調心念佛,使令阿彌陀佛親切起來的辦法。一旦阿彌陀佛親切起來,那佛念就如水滾滾而出,美妙不可思議了。所以如此強調,主要因為它是淨土方便法門中的特殊方便。有了它,就如機器裝了馬達,也像鳥長了翅膀ㄧ般。其實,任何佛弟子都知道念佛好,只是困於難熬的生澀之苦而無法上路,我們前幾天都在說明這越過的辦法與行持。


  天下沒有不勞可獲的東西,前面說有人宿世修來,早用過這段工夫,與阿彌陀佛已有因緣,今生念起阿彌陀佛就念上了,這是久修善根。假設在座的我們,還沒能如此,那就請現在開始培養,不要怕枯燥,多多引導自己念,時時提醒自己念,深深從心底念起,字字從耳朵回收,念之又念,阿彌陀佛肯定會住到心裡來的。那就如花岡大學先生寫的《純情的念佛人》一樣,念佛既愉快又受用無邊了。


  當然,我們也得冷靜地審視ㄧ下,幾天來一再重覆著心的錘鍊,不知各位可有幾分心得?其實這是長遠的生命改造工程,我們累世的生死死生,業障煩惱障重重,調伏是很不容易的。但既然眼前的我們,身心真是莫名得拿不住、不安;既然眼前的世間,真是無常遷流得無可依靠;既然眼前的社會人間,真是心志道德沉淪得越來越離譜而混亂不堪,我決志修行,我決志從自己的淨化去利濟世間,那麼我就須用功,我就須努力改變並成長自己。雖然佛七有期,修行不可能七日竟功,那在尊貴的結七時節裡,我竭力地認真,建立基礎的用功習慣與準備,而長遠的調伏行動就要細密地付予平日的起心動念間了。


  事實上,修行機緣本就有兩種情況,ㄧ在安排的專修因緣裡,ㄧ在平常的生活日用中,佛七就是安排的專修因緣。我們念佛人,要能念佛念得得力,要能與阿彌陀佛親切得沒有距離,除了佛七調心念佛之外,平常目觸耳聞、待人接物是更要調理的,因為拜佛念佛與待人接物同屬我這顆心。若平時,此心的活動作用,我就能照管收攝得住,同樣的,蒲團上拜佛念佛時,繫念阿彌陀佛的心也一樣馴服有次第的。相對的,專修時培養的念佛調心工夫得力,放於平時,活動於聲色飲食之間的心,也會比較冷靜如法的。所以有機會專修用功,我們就珍惜,不浪費地惜心用功。而在平日裡,我們也要謹慎不含混的用心看護。若越見得自己的業深障重,就越容易看到自己的短缺不足,也越知慚知愧。慚愧自己無德無修,更虛心地皈投依止阿彌陀佛,不敢逞強,不敢任性,順境逆境總是阿彌陀,這時跟阿彌陀佛就更親切了,念佛心也更柔軟、更恭敬、更歡喜、更清明了。恰如古德開示的,念佛念得開智慧,念佛念得ㄧ身輕,不待往生,當前就現見阿彌陀了。說到這裡,我們再引省庵大師的一首詩:


  彌陀四字絕商量 只貴專持不暫忘

  若厭平常終隔斷 才求玄妙便乖張

  粗嘗橄欖寧知味 細嚼塩虀始見香

  念到身心空寂處 不勞開口問西方


  同修們,佛七只剩最後五分鐘,敬請大家挺起脊樑,放開身心,全心用力地隨我稱念 ── 南無阿彌陀佛!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108.12.28 念佛調心 — 佛念住 此刻已是佛三第二天的尾聲,昨天說四聖諦的第一諦 — 苦聖諦(苦的事實)。這苦是就有情的身心來說,尤其是有情當中的人類。人的身心活動複雜,太多眼下、耳下…感官觸對下的可樂不可樂境,都強烈地左右著人,因此,人的苦痛特別多。要能撇下這些干擾,朝清淨莊嚴的方向生心的,畢竟是人中的極少數。人因為感覺細膩,便容易陷落愛憎,雖叫苦連天,卻不想遠離,既撤不出距離,哪能發起

108.12.27 生命的艱辛 — 苦諦 現代人,比較不是衣食不足,生活過不去。倒是太多人,衣食無缺,而心難平安。時代風潮,洋溢著〝只要我願意,沒什麼不可以〞的氣息。過度偏差的個人主義,引發超常病態的自我膨脹,從個人到社會,對錯不分,是非混亂。若問,這是怎麼回事?佛法說,這是共業的“苦”的世間。 經說:「十方諸佛以苦為良師。」因為知〝苦〞,可令人生起離苦的警覺性,引人另闢莊嚴高貴的人生大道。常有人

108.01.01 一心的訓練 單一所緣 — 阿彌陀佛 現在是第三天的最後一支香,這三天,從早到晚都是念佛,是以一個境界拿住我們心的訓練。為什麼要這樣子?因為我們的心習慣在難以數計 難以想像 難以控制的境界奔馳打轉,就是想不要這樣,也沒辦法。假設我們已非常習慣於心的紛動而不覺疲累,對這三天的訓練就不會感到如何的可貴難得。假若已有些生活體驗,有些向內觀察的功夫,或者有一點感覺到 生命不僅是這樣過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