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年佛七第四天開示


各位師父、各位同學、各位蓮友:大家阿彌陀佛


  今天是佛七第四天。昨天談到念佛,親切是工夫提起的源動力,而調心又是親切的前方便。有持恆的調心工夫,阿彌陀佛就越念越靠近,越念越親切,切到極點,親到沒距離,能念的我心與所念的阿彌陀佛打成一片,本來念的是西方阿彌陀佛,卻把自性彌陀念出來了。這時阿彌陀佛在哪裡?極樂世界怎麼樣?就不須問別人,清楚自心知了。


  道理如此,開始用功,困難ㄧ定出現,昏沈、掉舉馬上跟著來(因為不親切,念不住)。所以不念則已,要念,調心的苦頭是ㄧ定要克服的。不是只有你或只有我,其實只要是凡夫,人人都一樣,不如此,那就不是凡夫,人人都是佛菩薩了。要知道,佛菩薩也是這麼走過的,我們千萬不要氣餒。只要明白,老實地努力,不要佛一邊念,心中妄想一邊打。或只要一開始念佛,瞌睡蟲就上身,而又自知如此,卻放縱著它,不使力對治,這就辜負今生修行的機會了。要知道,學佛出家,修行用功,不論任何宗派,工夫都離不開定慧。所謂修定,就是取ㄧ專注的所緣,心心作意於所緣上,經過上述的調伏昏沈過程,心漸漸地安住於所緣,最後到無功用而自然住,定心現前。以定心的明利功能,思維觀察著世尊所說法義,當法之真相從心中現起,能觀智契入所觀如,如智雙泯名為開悟。


  淨土念佛法門也沒有離開定慧工夫。當行者禮拜阿彌陀佛時,心專注於阿彌陀佛,從恭敬虔誠的禮拜做起。因虔誠專注地頂禮阿彌陀佛,ㄧ分誠敬,對捨ㄧ分攀求外緣;多分誠敬,則相對地放下多分塵念。禮之又禮,誠敬再誠敬,用功持續進行,雜想漸去,慢慢的,安止的定心逐漸生起。以定心觀佛,見佛之從來,心之所生,原是不來不去,智慧於是生焉,即趣入不可思議的實相念佛了。古德不是說:能禮所禮性空寂,感應道交難思議嗎?這時從誠敬的心與精進的功力,再有阿彌陀佛難思願力的加被,行者明淨、輕安、喜足、無障的境界現前,從這自覺的修行體驗,阿彌陀佛的親切感就真確鮮明無疑了。若再持續精進,悟心的增上開展,解脫是必定成就的。


  禮佛如此,念佛、懺悔、發願、迴向,ㄧㄧ無不同樣,這就是禮佛念佛的功夫次第。這當中最難的關鍵,ㄧ在誠敬心的難提起,ㄧ在昏掉調伏的不易使力,而這兩件事都涉及到初學人與阿彌陀佛的陌生緣淺。想要有工夫,作起來卻不如想像的輕鬆便利而是粗澀乏味。尤其佛七,從第一天開始,每支香就是拜、念、坐,毫無變化,實在難找到樂趣。但是要曉得,我們的心習慣於搜尋,「多變化」可滿足我們搜尋的需求心性,但滿足之後,帶來的是再需求的無盡飢渴,是再陷溺、再沉淪的難以自拔。枯澀沒變化,不呼應我們心的習慣,可正是訓練超離陷溺束縛的最佳境緣。只有沉住氣,把持毅力,越過苦澀的調伏過程,鑿開了親切的泉源,那就拜也阿彌陀佛,念也阿彌陀佛,坐也阿彌陀佛,走也阿彌陀佛,你也阿彌陀佛,我也阿彌陀佛,大家阿彌陀佛了。正如省庵大師的開示:


  樓上念彌陀 樓下彌陀念 東房魚子響 西房佛聲現

  喫飯與穿衣 涕唾大小便 一句阿彌陀 打教成ㄧ片

  現在即西方 何必臨終見


  ㄧ到此境,那豈不快哉。同修們,努力吧。今天就到此,請大家決志調心,念念清楚,誠敬無畏地隨我稱念──南無阿彌陀佛!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108.12.28 念佛調心 — 佛念住 此刻已是佛三第二天的尾聲,昨天說四聖諦的第一諦 — 苦聖諦(苦的事實)。這苦是就有情的身心來說,尤其是有情當中的人類。人的身心活動複雜,太多眼下、耳下…感官觸對下的可樂不可樂境,都強烈地左右著人,因此,人的苦痛特別多。要能撇下這些干擾,朝清淨莊嚴的方向生心的,畢竟是人中的極少數。人因為感覺細膩,便容易陷落愛憎,雖叫苦連天,卻不想遠離,既撤不出距離,哪能發起

108.12.27 生命的艱辛 — 苦諦 現代人,比較不是衣食不足,生活過不去。倒是太多人,衣食無缺,而心難平安。時代風潮,洋溢著〝只要我願意,沒什麼不可以〞的氣息。過度偏差的個人主義,引發超常病態的自我膨脹,從個人到社會,對錯不分,是非混亂。若問,這是怎麼回事?佛法說,這是共業的“苦”的世間。 經說:「十方諸佛以苦為良師。」因為知〝苦〞,可令人生起離苦的警覺性,引人另闢莊嚴高貴的人生大道。常有人

108.01.01 一心的訓練 單一所緣 — 阿彌陀佛 現在是第三天的最後一支香,這三天,從早到晚都是念佛,是以一個境界拿住我們心的訓練。為什麼要這樣子?因為我們的心習慣在難以數計 難以想像 難以控制的境界奔馳打轉,就是想不要這樣,也沒辦法。假設我們已非常習慣於心的紛動而不覺疲累,對這三天的訓練就不會感到如何的可貴難得。假若已有些生活體驗,有些向內觀察的功夫,或者有一點感覺到 生命不僅是這樣過活,